• 毕业半年了,工作也大半年了。我不想用“时光如梭”这样用滥的词语,但贫乏的我实在找不出其他形容词,只好感叹一声,我的妈妈哟,时间过得忒快了!

    毕业不久,很多兄弟姐妹在日志上抒发了离校,结束学生生活的无限怀恋和追忆,一步三回头的不舍一个最纯真阶段的结束。

    然而,我一点感觉也没有。毕业聚餐我没有去,毕业旅行我没有去,毕业照我也只是象征性去留个影。曾经吼着怎的也要在大学最后留下最后记忆的我,除了工作原因,也被屡次更改、拖拖拉拉的毕业旅行磨掉了耐心。看着他们声情并茂的言语,我甚至要怀疑自己,是不是感情太贫瘠了。

     

    壹。

    上上个星期,由于我们亲爱的猪瑞瑞即将去欧洲留学了,大家约好时间聚下,算是弥补一直没有成行的宿舍之旅吧。可怜的娟娟临时出差了,就剩下五只猪一起疯癫了。虽然广州并没有给我多少亲切感,但看到那亲爱的四只猪我还是很高兴:

    从完美的角度来看,瑞瑞需要减下肥。但其实我一直都喜欢她最自然的样子,并不需要改变;

    染了头发的小昕昕,还是那么甜蜜,可爱,温柔;

    亲爱的煲煲烫了个很好看的卷发儿,依旧那么贴心、细心;

    雯雯还是那样,直率,跟瑞瑞打成一片。

    看到大家,真的很开心。能够凑齐在一个宿舍,真的是缘分。这种缘分要持续,还需要大家共同去维持。很希望几年后,我们依旧见面打闹,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。

    没有免俗的,我们还是到华师去逛了一圈。华师白天的学生还是那样呆呆傻傻的,晚上就变得声色很多了。还是那么拥挤,还是闻得到当初走过的味道。文化广场有学生在吹旋律不太对的笛子,有学生在跳没有一点力度的舞蹈,有三三两两在窃窃私语,也有我们这群老家伙在吹风。

    然而,我还是没什么感觉。

    说过,大学要做两件事。一件事是好好地拍场拖,二是融入学校,尽可能地认识更多的人。前者能给你往后的生活留下纯净、美好的回忆,后者则对你以后工作很有帮助。我想或许就是因为我什么都没做,才会令我这样冷淡吧。曾经对努力去争取不以为然,排斥勉强自己去跟别人打交道,长辈告诫过我,然而我那时不能理解。

    现在,我理解了,时光却已经跑得很远了。

    曾经我梦想考上大学,可以参加很多舞会和社团,抛开功课去玩个够。然而大学给我的,有遗憾也有美好。

    大学生活没有甜蜜,没有精彩,没有深刻。然而,它让我看到、触摸到更加广阔的世界。从小就想去经历更多、学习更多的我,知道了个人的世界原来可以很广阔。我可以自由支配时间和思想。可以评论新闻,可以怀疑老师的话,可以反驳,可以选择。看到不同的生活方式、看到不同的思想,一切都是那么自由。以前很少有人跟我说过,答错了没关系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,无所谓对错。

    曾经羡慕别人拥有长情的追求者,现在我知道有人也把我放在心里。

    曾经为了成绩不好纠结不已,然而到最后我还是得到三等奖学金这个安慰奖。

    曾经那么不确定,现在能够坚定。

     

    贰。

    毕业前的半年里,我生活在一团混乱中。

    当了16年学生的我,走出社会的第一步吓得我赶紧把脚步给收回来。

    从那以后,我绷紧的神经时刻在催促我去做一个老师,去争取我曾经不屑的工作,只因为我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工作,只为了将来的生活能够多金些,安稳些,轻松些。

    不停地想,不停去寻找,不停去做。无论做什么事,心里永远都在想着如何找好工作的事情。求助,不停地从外界求助,到最后都不想再提起。分析,综合地分析,把几十年后的生活都给想好了。

    不擅长考试的我,居然为了达到教师的资格而考虑考研。多不现实的想法,都让我想到了。那段时间的生活,好混乱,好迷茫,也好惶恐。我想了太多太多未来的事。

    那时候我坚信自己对未来的预测是对的,完善到什么问题都可以预见到。然而我没有想到,我把自己的路想得太窄了。

    折腾了一番之后,我回到原点。换了个地方,却一样干着以前厌恶的深夜加班、劳累奔走、微薄薪水的工作。

    然而逃离了混乱拥挤的广州,换了环境的我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心,开始去接受一切。

    这段时间里,我依旧试着从书里寻找答案,也试着在身边的人身上寻找答案。慢慢的,慢慢的,考试、人际、压力、迷茫这些紧紧缠绕在我身上的藤条松开了,褪去了。好久之前,我已经回到原来的自己,只是更平和了。

    回头看这一段自己给自己的艰辛时间,懂得了其实没有必要,但确是我必经的,是长大的代价。我很怕吃苦,却又贪心,多么矛盾。一位资深的职业经理人说过,对于一份工作,时间、精力、娱乐、健康这一类是正常的努力代价,这是第一层次的付出,也是最基本的付出。如果一个人的成功欲望,连这些都克服不了,那么没什么要谈的,你就是阿三阿四就好了。

    前几天,公司领导开我玩笑,说我是那种被蚊子叮了一口,家里人要拿创可贴来贴的人。以前的我,听到别人的批评会有点耿耿于怀,一再地检讨自己。然而现在的我,在笑笑地接受之后能够理智去思考。

    我以为从大学到现在,我并没有走得过于顺利,该经历的我都经历了,不能算娇气了。然而今天我才知道,这些经历对于要达到自己的要求远远不够。

    在家的时候,父母把我照顾得太好了,家务活都很少沾手自顾自读书。我没有察觉自己原来依赖,自私和不用心。太多后知后觉,太多事情要等经历过后才懂。现在回想起父母的辛劳,有时候眼眶都湿湿的。感恩父母给了我一个那么无忧的青少年时期,对我的宽容和理解,然而现在的我也还没有能力报亲恩,偶尔还会发发脾气,但我慢慢在改变。

    曾经不懂事的我,社会已经替父母教育了我,锻炼了我。

     

    叁。

    在这个过程中,我发现自己的这种情况在学生中很正常,而秉持着教书育人的学校,并没能给我们什么指导。

    大四那一年,学校开始看重学生的就业情况,也举行了很多指导和劝告会,现在我看来还是脱离不了理论式的教育。我发现,原来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,也不能给你有用的建议,学校的就业指导中心说的话还不如你自己去看书。

    当然,这里并没有对老师们的任何不敬,因为事实上老师们也已经尽力了。问题在于,常年在校内搞研究,面对学生,面对理论的老师们并没有太多深入与社会接触的机会,深刻去感受各种职业在社会中会遇到的问题,以及人的一生中的职业转换和经历。如何指导学生走出生活困惑、职业困惑,如何做好一生的职业规划,除了理论性的解说没有更多。因为,学校也不知道答案。

    我始终觉得,一个人要真正优秀、博大、睿智是要经过很多社会和生活的考验并注重每个机会的自我成长,身在象牙塔或的人比较难能达到这种高度。身在校园,与书本为友以理论为器会习惯以生硬的经验来看世界,来处理事情。然而生活多么奥妙,社会多么奥妙,人和人之间多么奥妙,又怎是书本能教得了?

    我不适合做老师,除了多金、安稳和轻松,我无法真切去喜爱学生的一切,也并没打算奉献一生站在讲台上空谈,更没有勇气以用自己的肤浅去训诫学生。

    知道这样的性格会让我将来的路难走,孤独寂寞不被理解的时刻有增无减,但我还是见到牛逼的人和事就兴奋,学习到新鲜的事物就兴奋,幻想无限的未来可能性就兴奋。渴望自己能做出一点点东西,渴望自我实现,渴望成为幸福的人。

    亦舒在《她比烟花寂寞》中说道,在归家途中我想,不不,我还是做回我自己。我还不是历尽沧桑一妇人,有饭吃就当好归宿,我还想闯荡江湖呢,那样四平八稳的生活,打二十二岁就开始投入,怎么挨得到四十二?作为一个人来说,四十二岁正是好年华,不不不,我是有点野心的。

    我没有亦舒的豪气,也没有多少野心,只是个还不能心甘情愿真切体会平凡生活之美好的人。总是要折腾折腾,落得今日下场。别折腾,不不不,人生应该要经得起折腾,要在一番折腾过后仍能坚持自己的理想,不停地追求,别因为累了倦了烦了就随便凑合,你凑合日子,日子就凑合你。

    我还是怕吃苦,偶尔软弱,想太多,理想化,心态不正时肯定后悔今天说下的大话。但现在,我过得坦荡,我学着为自己所有的选择负责。

     

    曾经的我梦想考上大学,认为成绩大过天。现在我知道,清华北大的学生也有我那种困惑和烦恼,一样一样的。

    因此,现在的我只希望在面对生活的考验时,我能够更勇敢和坚定。